离婚后我成了山神 第283章 盆景内居然还有这玩意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同学的哥哥!

    公司二把手!

    送了自助餐券!

    冯班长一听父亲的话,顿时傻眼了。

    这些关键词加起来,父亲口中“自己的那位同学”,可不就是他刚刚还在嘲讽互怼的时常亮嘛!

    他和时常亮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关系可以说是势如水火了,如今却才知道自己家将要有求于人的那个人居然是时常亮的哥哥,这可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自己家里的生意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如今这份引以为傲的东西都需要祈求时常亮这位他眼中的敌人来获得,这不得不说对他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冯父自然是不知道这边发生的这些事,听到自家儿子惊愕的叫声,还以为自己的儿子也觉得很惊喜呢。

    冯父当即笑道:“哈哈,知道了吧,怎么样,这个消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真是没想到啊,简直是天助我也。”

    冯班长脸色一片苦楚。

    意外是真的意外。

    但是要说惊喜!呵呵,惊吓还差不多好吧。

    冯父继续说道:“看来读书上学还是真有用啊,幸亏当年高中毕业以后没让你来公司里上班。要不然去哪儿认识这么好的同学,给咱们创造这么好的机会呀。”

    冯班长一听,心里更难过了。

    他现在恨不得自己压根儿不认识时常亮,也好过现在这尴尬处境。

    看了看屋子里的几个老同学已经向着自己露出了关注的眼神,冯班长的脸色更显尴尬,当即拿着手机装做一副不方便讲话的样子走到了外面。

    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冯班长才有些心虚的说道:“不是,爸,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他只是公司二把手,那不还得是徐叔这个一把手说了算嘛,为什么咱们还得多花一份心思在他这个二把手身上。这不是多此一举嘛!”

    冯父也是想要好好培养自己的孩子来接班继承家业,于是便耐心的解释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徐叔要退休了,人家别看是二把手,却是上面指定的接班人。

    你徐叔存在的意义,其实就是替人家暂时占个位置罢了。你徐叔还想着临退休前结个善缘呢,这样往后自家人在公司里也有个照应,自然会尽可能的配合人家去工作。

    行了,不扯这些了,这些事儿你以后经历的多了就懂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赶紧和你同学好好说说,看看不能帮忙牵线搭桥一下,双重保险之下,咱们这事儿不就稳了。”

    冯班长倒也听说过,早些年很多企业在管理层的授意下,安排了很多管理层的亲属来上班。

    后来上面为了规避此类事情蔓延,便规定不允许往自己管理的公司安排亲戚工作。

    不过后来还有一些人钻空子,交叉着安排要好的其他单位管理层的亲戚来自己这里工作,大家互相交换。

    徐江在东江一建待了很多年,当年作为交换,他的不少亲戚便被安排在了东江二建。所以配合许伯安顺利继位接任二建总经理,对退休了以后的徐江还是有益处的。

    冯班长听着父亲一句句的解释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这么说来,时常亮的这位哥哥,的确是非常的有来头,自己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上了。

    这样的话,自己恐怕是绕不过这一关劫难了。

    “爸……这,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要不然,明天再说?”冯班长心里有些凌乱,瞬间想到了先拖一拖再说。

    冯父不悦的说道:“你这娃子怎么对自己家的事儿一点儿也不上心,我不是刚才说了嘛,明天就来不及了,实话告诉你好了,咱们有一个很有实力的竞争者也在琢磨着这个生意。

    既然你和许总的弟弟同学一场,可得利用好这个有利关系啊,你徐叔那边我也打了招呼,现在再加深一下感情,明天再去拜访不就能事半功倍了。”

    “没必要这样吧,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谁了,可他们并不是亲兄弟呀,我觉得我同学的言论应该不太能影响到他哥吧。”冯班长尽可能的想要把自己摘出来,免得因为自己的掺合影响到家里的生意正常发展。

    冯父毕竟也是在外打拼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人,自然也是很聪明的,听到自己儿子接二连三的拒绝,心里瞬间也有了一些猜测,毕竟常言说的好,知子莫过父吗!

    冯父当即语气不善的说道:“狗屁!你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你跟我老实说,是不是你和这个同学的关系不好。”

    冯班长支支吾吾的说道:“也没有啊,就是我觉得应该起不到那么大的效果。他们两个一个姓许,一个姓时,一听就不是亲兄弟啊。”

    “哼,你少在那里给我装蒜,兴许人家一个跟妈姓,一个跟爸姓的,又兴许人家是亲戚呢?

    魏文斌都已经跟我说了,人家许总不仅看在他弟弟的面子上,一人送了你们一张自助餐券,更有东江矿业的陆总非常给面子的替你们买了单。

    这样的关系,比亲兄弟也差不到哪儿去,甚至还要好。你自己亲身体会的,能比我还不清楚?老实说吧,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了!

    我告诉你,这笔生意可是关系到咱们企业接下来三至五年的发展情况。要是因为你这点儿破事儿坏了咱的路子,你以后就准备好节衣缩食的过穷日子吧。”

    听到父亲居然在自己身上寄予了这么大的希望,冯班长明白自己再也骗不下去了。

    他无奈的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冲着电话里有些哀求的语气说道:“爸,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冯父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来,你真的得罪了他了。说说吧,到哪种程度了,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冯班长一狠心,咬牙说道:“爸,我对不起你,我之前和你要的那一大笔钱,说是要和人合伙做生意,其实我没有做生意,而是把大部分钱都高消费的挥霍了。”

    冯父冷哼一声,道:“嘁,傻蛋玩意儿,你不是对不起我,你小子是看不起啊!当老子的能不知道自家小子什么德行?你那点儿小九九我早就知道了,这算不得什么,那点儿钱咱还是能嚯嚯的起的。这跟得罪你那位同学有什么关系?”

    冯班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哎,我刚才不是说大部分钱都花出去嚯嚯了嘛,还有一部分钱,就是借给我的这位同学开玩具店了,本来我们是说好了三年借期的,可这段时间我不是手头紧嘛,我就死皮赖脸的想要毁约,催他还债,所以这梁子就架起来了。”

    冯父闻言,不以为然的说道:“就这点儿破事儿?”

    冯班长点了点头,道:“对,就这。”

    冯父笑道:“这算什么梁子,傻小子,这也算是一段因果了,我常常告诉你该花的钱不能省,该省的钱不能花,你小子就是当成耳旁风了,一点儿都不会花钱。还记得我以前给你讲过的范蠡儿子惜金丧弟的故事嘛?”

    冯班长想了想,才道:“记得!范蠡的二儿子杀人后被关押起来,范蠡派小儿子前去营救,大儿子非要自己去。但却因为他小时候和父亲范蠡过了太苦的日子,去打点的时候舍不得花钱,人家想办法借着大赦天下的机会释放他弟弟后,他居然又将送出去的钱又要了回来,导致了自己的二弟被杀。”

    冯父无奈地说道:“唉,你小子什么都清楚,怎么还这么抠门啊!我这些年不让你掺合家里的生意,在钱上面丝毫没有亏待你,你小子还是不成气候。”

    冯班长忏悔的说道:“爸,我知道错了,眼下这事儿到底该怎么挽救!”

    冯父说道:“真诚,在大多数时候,真诚就是必杀技,你就直接去找这位同学,告诉他这钱自己没脸要了,

    因为这事儿你爹已经骂了你,今天这事儿你是没机会赔罪了,希望下次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儿,再赔罪就是了。

    给足了对方面子,又让对方在同学的见证下,不得不给你点儿面子。许总的这位弟弟既然连这点儿小钱都跟你借,说明他还是很低调的,不想麻烦家里亲戚,

    这种人刚出学校的象牙塔,还比较单纯,这一套必杀技下来,对方不会太过于为难你的。”

    冯班长担忧的说道:“啊!下次是什么时候?太迟的话,你明天去找许总谈生意的事儿,岂不是就来不及了。”

    冯父笑呵呵的说道:“呵呵,有了这层关系,还担心以后没有合作的机会么?哪怕这次错过也无所谓,最主要的是抓牢这股关系线,

    让对方知道咱们知进退,有诚意,懂事儿,只要让人家对咱们放心了,咱们的产品质量又没问题,这样的状态下,以后合作的机会多的是。”

    冯班长点头道:“我知道了爸,我这就进去试试。”

    “小子,你记住,钱这件事儿上,咱们家虽然算不得亿万富豪,但是你小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哪怕三辈子这点儿钱也花不完。

    我不反对你花钱,但是你还是要学会花钱才行。花天酒地的那些钱,是在不伤害自己身体的前提下才能消费的。

    你爹我没什么大本事,这几年才逐渐发家,当年也没本事给你找个好学校上,导致你现在高不成低不就的。

    越是这样,我们越要稳打稳扎,不能嚣张跋扈,学习那些门第家庭的儒雅谦逊,甩脱掉身上这股子暴发户的气质,才能逐渐向上层圈子发展。”

    冯班长苦涩一笑,道:“我知道了爸。”

    “行了,去吧。”冯父交代完,便挂了电话。

    冯班长返回到包厢,就见宋晶晶还在时常亮的身旁围着,时不时的娇笑两下,显得已经熟络了很多。

    秦舒雨也在一旁语笑嫣然的样子,让冯班长好不羡慕。

    那个戴眼镜的男生见冯班长过来,急忙凑过来嘀咕道:“班长,宋晶晶吃错药了吧,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吹捧时常亮,说什么对玩具组装改装很感兴趣,想要和时常亮拜师学习,还拉着秦舒雨一起。”

    冯班长没有理会自己的这个狗腿子,反而大踏步的走到时常亮面前,一把拿过一旁的白酒瓶子抓在手里。

    他这突兀的动作让全屋子里的人都颇感惊诧,宋晶晶更是一转身拦在时常亮身前,警惕的望着冯班长,道:“姓冯的,你想干什么?”

    冯班长苦笑一声,朗声道:“老时,我没想做什么,就想给你赔个不是。”

    宋晶晶一愣,眨巴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你说什么?”

    冯班长解释道:“老时,你是知道的,当年我借钱给你的时候,原本是一次性和家里要了五十万的,后来又让你转给了我一大部分,不怕你笑话,那是因为我骗我爸说我要做生意,需要五十万。”

    “什么?你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儿!”宋晶晶惊叫着,一旁的同学们也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时常亮晕晕乎乎的嘀咕道:“唔,好像是有这个事儿,我当时被这么多钱吓晕了都快,你说是打钱的时候多按了一个零,又让我把钱转到你银行卡上了。”

    “没错,当时我用的就是这么蹩脚的借口,现在想起来,我自己都笑话自己。就是因为东窗事发了,所以我最近才想着跟你一直催债,找补一些好应付家里,没想到还是被家人发现了,我爸刚才已经狠狠地训了我一顿,知道了我不按合同办事,提前和你要钱的事情之后,更是急赤白脸的骂了我一顿,说我们家这么些年来做生意,最看重的就是遵守合约,以诚待人,说我给我们家丢脸了,我也真的是被我爸骂清醒了。这一瓶酒,算是我向你赔不是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说罢话,冯班长拿起酒瓶来直接怼进嘴里,一口一口的灌进去,那些白酒连洒带咽的,很快就下去了半瓶。

    这会儿的功夫,人们都才回过神来。

    时常亮更是撑着身子站起来,一把夺过冯班长手里的酒瓶:“冯班长,你这是做什么,同学一场,有点儿误会说开就是了,这玩命的事儿可不至于啊!”

    “以前是我太狂妄了,大家还是喊我老冯就是了。既然老时这么敞亮,我也不能不讲究。”

    说话间,冯班长抬手用胳膊抹了一把嘴角的白酒,趁着还有些清醒,朗声说道:“诸位同学见证,今天我是没赎罪的机会了,

    等大家伙缓缓肚子里的酒水,下周末,咱们还是在这里,我宴请咱们所有同学,向老时的大度表谢意,向大家这些年来对我的包容表示谢意。”

    全场哗然,继而,如雷般的掌声波涛汹涌的响了起来。时不时还有人吹个口哨,包厢内瞬间一片热闹。

    看着时常亮满足的神情,冯班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心里更是不由得想着往后如何通过时常亮来联系他背后的那位许总许大哥。

    而此时,许伯安还不知道时常亮的遭遇,送陆岩离开后的许伯安刚上了自己的车,原本是下意识的观察了一下盆景内的情况,却瞬间被靠山村那位新来的工匠震惊了。

    这位老人家手里拿的是什么?

    这玩意儿貌似是……烟锅?

    盆景世界内,居然连这玩意儿也有?(本章完)


ddyueshu.com。m2.ddyueshu.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